——现在在一家咖啡店里完成此文,等待着那两个拍cosplay的人 时间如白驹过隙,又是一年,想说的话很多,但又无从下笔,这一年也并无特别值得纪念的地方,与曾经的十六个年头一样,浑浑噩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是今年却很有一种想记下的感觉,可以说我心血来潮,或是故作文艺,确实我承认两者各占一半,于是就有了此文。 三月前就不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