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在一家咖啡店里完成此文,等待着那两个拍cosplay的人

时间如白驹过隙,又是一年,想说的话很多,但又无从下笔,这一年也并无特别值得纪念的地方,与曾经的十六个年头一样,浑浑噩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是今年却很有一种想记下的感觉,可以说我心血来潮,或是故作文艺,确实我承认两者各占一半,于是就有了此文。

三月前就不提了吧,大多事情都回忆不起了。直奔四月,啊哦,生日到了,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宣布让礼物砸死我吧。即使每一次都知道我的期望一直都远离现实,高高在上,但是即便知道事实也不愿有所改变。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旅行,一个人漫步在吴越小巷,回首数廊下折转的光阴,于是就渐渐地成为了一个感性的人,但自己似乎始终不愿接受,逼迫内心成为一个率性而行,放荡不羁的人。于是我成功了,连自己也琢磨不透…自己究竟是怎样一种人。 能因为一本书伤心一个月,为了一部电影郁闷两周,看到仗势欺人的人敢破口大骂,不乐于屈服于任何约束教条。 有时夜里思索,却终究得不出答案。

五六月份吧,记得到比较欣慰的事就是陈思纬居然不讨厌我了。高一上册的时候感觉陈思纬看到我就是一副冷嘲热讽的表情,眼里写明了两个字:鄙视!好在高一下不那么见不管我了。刚听到这个消息时震惊好久。之后又细细反省过,无可置否,极品犯贱这个词再适合我不过,不少人提过意见,希望我变得成熟深沉……啊,成熟深沉是好的,好的终究是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又能怎么样呢。

之后吧就到了暑假,OI吧,这真的是一段最美好的日子,要是硬要我说说2013值得纪念的,那么就只有集训的那几个月了,NSOI一直是一个团结的团体,我们的有我们的信念,追求,我们的感情比其他什么奥赛都要深。虽然我们一直上不了档次………啊,因为在以前的日志已深情地悼念过了,这里不再自作多情了。再几个月的集训后,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那种心情描述的难度已经超越了一切数论题(某某崩神:数论那么简单)。二丹女神说,散了以后渐渐就不熟了,再以后见了面都不会打招呼了。 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就要把世界淹没,又硬生生地咽下,只有身体里一阵阵翻江倒海的澎湃。

九月高二分班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就走了,心中愤愤不平,找YYY评理,YYY让我回班上几周课感觉一下,不行再找他。当时很坚定的想不要说几周,就算几个月后我还是要回原班,YYY的做法毫无作用,最多充个形式。哈,哪知道我是一个很容易适应不同环境的人,很快就认识了小A,甚至于在只认识他几天后就把他列入最好朋友名单中了,在这个全是生面孔的班上我一度把他作为我在这班上的唯一精神寄托,于是呢,就再也没去找过YYY,有时候碰到原班同学都不好意思正视,说好的回来,却在最后被自己生生割断。但是一些事情真的是捉弄人,集训回来后,因为一些事情小A并不那么愿意与我交流(或者是我太敏感了?虽然我承认自己感性,但不至于类似于那些女生一样敏感吧,所以我坚信他不再那么愿意与我做朋友了),这件事另我伤心了好久,最后唯一能做的只有结识其他朋友了,貌似我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去了,于是我想到了回去,回到原班,但是此时已经困难重重了。哎,所谓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就是这个道理吧,自己做的事只有自己能改变了……

时间在继续推移吧,就接近年末了,12月份事情很多,一些悲喜交织在一起,更显的迷离扑朔,NOIP获奖,但不能冲省队,计划好的显卡计划,就被学校以财政紧张推掉了。呵,值得一说的就是拿了一等奖以后的事了。事后听到很多人不服,不论是没拿到的还是拿到了但分比我低的都对我不服,什么叫做超超常发挥,什么运气好,什么人品办法,什么这么水也能拿一等,一开始听后还并不生气,到后来愈来烦躁,到现在衍变为愤怒。真的不知道怎么反驳,只想告诉那些不服的人,平时成绩比你低,确实,但平时考试的时候你们怎么做的题只有你自己知道,一堆人坐在一起,只要一个人写出来了全部就出来了,换代码,互出数据,双方程序对拍,哈,我之所以坐在徐迎峰的位置就是为了不要作弊,我相信有些事有它自己的道理,说我迷信也好,封建也好,总之结果是我拿到了一等奖了,就这样吧。

再往后就是今天了,在一家咖啡店里完成了此文,就在要敲下这行字的时候那两个拍cosplay的人已经回来了,现在就要坑他们一顿晚饭了,九点了再回家,然后一杯牛奶,玩玩手机,最后迎来2014……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这就是我的一年。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